催眠丝袜美脚大小姐

「大小姐!我一定会守护你的」。 阴暗的小仓库,一个柔弱的金发双马尾贫乳妹子被一群大汉围住,这些看起 来十分恶心的大叔正在围着那个女孩窃窃私语着该怎么去找她家勒索的时候。 锁链声如同惊雷,一个蓝发少年蹬着自行车,链条神奇地发出哈雷摩托的一 般的巨响大吼着撞破大门,在众目睽睽之下凌空飞起。目瞪口呆的绑匪们还在发 着呆,就被少年一个360度回旋放倒,最后一人甚至被半空中腾飞的自行车砸 到晕厥。 最后看起来一脸瘦弱没吃饱饭的少年勉强着抱起了少女。 「大小姐,我来了」。 「真是的,来的太晚了啦」。电视里的二次元美少女泪眼汪汪地摆出惹人怜 爱的表情。说完台词,感人的BGM响起。 少年露出温柔的笑容,在某个电视机前美少女发着光的眼神下和自家大小姐 唇唇相对。 「喔……这集的【人形高达管家】好感人哦!真是完美的主仆恋哦!我也想 要这样的管家哦」。 我旁边的美少女呆呆地望着屏幕露出了羡慕的表情,银色的长发在背后微微 抖动。有着妖精一般的美貌,一对清澈的瞳孔就像蓝宝石一样透明,整个人就像 波斯猫一样充满了魅惑和可爱。胸部是稍微偏大的B罩杯,总而言之是十分不错 的身材,这就是我的主人。 作为一个普通管家,我陪同大小姐放学后在她的房间里看无聊的动画。 「这种事情,在天朝是不存在的吧!大小姐醒醒啊」。 我担心地提醒着我的主人——宫葵花大小姐,然后我就被眼带怒火的大小姐 揪住领带掐着脖子。 「……你总是给我泼冷水,明明你也是被我家收留的欠债管家,你也骑着自 行车给我从2楼跳下去啊」。 心猛地一颤,没错,我连小路曾经是才色兼备、文武双全是美少年啊!本来 是家境富裕的我因为我家爸妈某天赌博欠了几千万,他们居然愤然跑路,结果我 差点被追债公司抓去搬砖。还好阴差阳错之下我在跑路的半途救下了一个女孩, 然后她眼泪汪汪的喊着什么果然有啊然后坚持要我做她的管家。 嘛不过我其实没什么管家力,似乎几周就被她嫌弃了,但是还好大小姐还是 选择帮我还债,然后让我打工80年就能还清了——所以我要努力活到97岁!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明明是个柔软的小女孩,但是没想到之后的她却意外 地任性。都是肆意放纵她的前代叛徒管家的错! 「啊啊啊啊啊大小姐饶了我吧,我不是高达的,这样会死的啦!而且太近了 啦」。 此时大小姐恨铁不成钢地揪住了我的耳朵,我顿时痛的假装嚎啕大哭起来。 就在我鬼叫着求饶,面无表情的大小姐突然红着脸松开了手,扭扭捏捏地自 言自语起来。 「要不……我也绑个双马尾,染上金发吧」。 总觉得听到了什么危险的发言,总而言之必须阻止,不能让我家的废柴大小 姐再堕落了。 「大小姐请三思啊,你这样会被教导主任叫去谈话,然后回家染回去哦」。 「……什么嘛,真是遗憾」。 大小姐气恼地垂下了肩膀,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大小姐暂时不会搞事了。 但是这份安心也就持续了几秒。 「喂,我感觉体内的魔力要溢出来了,快给我抓一只红龙把骨头磨成粉做成 药帮我压制魔力,塞巴斯蒂安」。 「塞巴斯是谁啊?要喝咖啡是吧我去泡啦」。 总觉得事情好麻烦,要不抛下这个大小姐跑路吧,反正她帮我把钱还清了。 不过,我舍不得『那个』,所以还是算了。 「算了,好无聊,和我打牌吧」。 身着宽松的便服,大小姐被过膝白丝包裹的双腿风情万种地叠交起来,一脸 无聊地卷着如丝绸般滑亮的头发,然后自顾自拿出了一副扑克。 「老规矩哦,咱们玩钱吧!赌你一个月工资」。 不自觉打了个寒颤,明明比我矮半个头,现在斜着眼看我的高傲眼神却莫名 压制了我的自尊,这就是大小姐的气场吗? 不过我也不能怯场呢。 「求之不得」。 我也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对于我家傻乎乎的大小姐,骗她和我打牌然后快 速攒钱还债,简直是只有有『那个能力』的我才能做到。 「为了公平,请大小姐洗牌发牌吧」。 「今天,我一定要赢哦」。 不自觉绽放出笑容,总是输牌的大小姐今天一如既往开始细心地洗牌,然后 …… 「喂大小姐你拿矿泉水瓶干什么啊」。 「我觉得这副牌被你动手脚了才导致我每天都输的,所以我要洗干净」。 「算我求你了,不要啦」。 一阵闹剧后,大小姐把叠好的扑克放在地上,准备好抽牌了,就在她抬头对 上我的眼睛,我露出了开心的表情,因为时机到了,是时候使用作弊能力了。 「【葵花安静】」。 —— 大小姐突然停止了行动,闭上了眼睛的她乖乖地停在原地就像一个人偶一样, 银色的秀发在微风中摇动,现在的她就像名画一样美丽呢,因为某些原因,这时 候我无论说什么她都会对我言听计从。 哈哈哈哈哈,不谙世事的大小姐呦,今天我也要用催眠对你做过分的事情了 哦…… 于是在接下来的10分钟,我把牌一张一张的排好了顺序,在我摆的头脑发 晕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葵花行动】」。 大小姐蓦然回复了行动,而且好像完全没发现之前发生了什么,在我奸诈的 眼神下小心翼翼地抽牌。 「今天,今天一定会有的,奇迹的抽卡!……啊呀?!!……总之我先出喽」。 大小姐飒爽地将头发撩到了耳朵后面,在说完中二宣言后看着一手的烂牌, 皱了皱眉头,战战兢兢地打出了一对3。 「炸」。 她的眉头挑了挑,强装冷静地握紧了扑克,满脸不会你都是炸吧的表情。 「过……」 「炸……」 「过……」 「顺子,我出完喽。这样我离获得自由又接近了一个月呢」。 「怎么可能啊你一定出千了吧呜呜呜!」。 大小姐发出可爱的呜咽,苍白着脸为自己的失败辩解。 「没有哇明明牌都是大小姐自己洗和发的呢。啊啊啊好痛好痛」。 「明明只是一个穷酸管家而已」。 最后我被泪目的大小姐掐住脖子修理了一顿。 …… 「大小姐你该睡了呢,明天要上课哦」。之后陪她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现 在我看着手表的时间对她轻声提醒。 「才不要,我还要看完这集」。倒在沙发上捧着手机看动漫的宫葵花大小姐 毫不犹豫地拒绝,碧蓝的眼球还倒映着屏幕闪闪发光着。 虽然是很早,但是你现在不早睡明天还是会很累的呢。 嘴角露出了一丝弧度,我奸诈的说出了某句话: 「拜托了哦,这是【管家的命令】」。 大小姐握着手机的手猛地抖动了一下,她的眼中似乎出现了什么东西,毫无 表情的脸告诉我她什么也没法去想,最后她用快睡着的迷糊声音对我慢慢说: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有些困了呢,今天就先这样吧」。她站起身伸了个 懒腰,毫无顾忌地在我面前脱下了衣服,宽松外套脱下后露出了健康的小蛮腰, 随即又抬腿把包裹大腿的白丝脱了下来,整个人就这么只剩内衣裤,随意地指挥 我: 「你给我洗干净哦,现在我超困的」。 「是,我会准备好明天的校服的」。 低下头行了一礼,我忍耐着心底的狂笑,等大小姐回过身走进房间,我迫不 及待地把一对丝袜凑到了鼻尖狂嗅起来。 真是太棒了,脚尖部分是微酸的汗味和女性的体香,大小姐从小养尊处优, 这高级丝袜顺滑的绝妙触感让我下面瞬间支起了小帐篷,我迫不及待地褪下裤子, 把另一只丝袜套上了我的肉棒,直接捅到了足尖部分,一边撸动一边想象起大小 姐的美腿,欲火不断上升,索性一边把丝袜含进嘴里一边发出爽快的呻吟。 大小姐白皙而修长的腿就是被这样的丝袜保护着吗?直到现在上面还留着一 股清香,摩擦着龟头的触感是细腻而湿滑的,包裹着肉棒的丝袜一直发出嘶嘶的 摩挲声。 大小姐有个秘密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的身体包括脚都会发出一般人没 有的香味,这股汗香在足部尤为明显,而天生容易流脚汗的大小姐总是在丝袜上 面留下芬芳的香气。 我陶醉地嗅着袜脚一边想象着大小姐让人神魂颠倒的美貌,口腔和鼻腔瞬时 满溢着大小姐的香味。 沙沙沙—— 丝袜摩挲肉棒的绝佳触感让龟头发红着开始活蹦乱跳,致命的诱惑感从我下 体从全身扩散,如闪电般刺激大脑。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只能撸动着套着丝袜的 肉棒并且狂吸着袜脚。 「唔……大小姐……咕咕……啧啧……」 我死死咬着丝袜的足部想象着我和不可侵犯的大小姐交欢的场景,一边把丝 袜上面大小姐的香汗吸进肚子里,饱含着淫欲的白丝也不受控制地摩擦着龟头, 对我发出白色的诱惑。 「咕啊……」 终于我怪叫着抖动下体,龟头一股一股地喷出白浊的精液,满溢在筒袜里面, 把一只丝袜弄得湿糊不堪。在大小姐汗香和白色触感的诱惑下我止不住地连续撸 动下体,更多的精液渗透了丝袜大滴大滴地滴落在地板上。 大口的喘着粗气,我陶醉的哼了一声,才吐出嘴里被含的乱七八糟的丝袜, 并把满是白浆的另一只丝袜拉了出来。 清理现场也是很麻烦的啊,还好大小姐在现在的情况下是不会注意到我的行 动的。 我长处一口气,把大小姐的衣物和丝袜都丢进了洗衣机,然后思索起接下来 的行动。 走进自己的房间,想着既然下班了,果然靠撸管是不能满足的,现在是时候 去『那里』了吧。 一边换衣服,我一边回忆这段开心的日子—— 那还是一年前,高速公路上,一辆黑色的五菱宏光飞驰着。 「大小姐,对不起,请暂时和我们走,等老爷把赎金交过来我们就会放人了 哦」。宫家的老管家那时笑眯眯的看着女孩。 「克劳德,你服侍我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父亲的财产吗?」坐在旁边的女孩颤 抖着身体,语气有些悲伤。 「是啊,宫家这么有钱,花多少年潜伏都值得的,我们已经找人联系老爷了 哦」。老管家笑得像只狐狸一样,完全无视女孩失望的表情。 「是这样……吗……你对我的关心,都是假的吗」。女孩垂下了肩膀,秀丽 的银发也黯然失色。 「是的呦,」克劳德扶着眼镜得意地笑着。 「怎么这样……」泪水在女孩眼眶打转,终于开始濮哒噗哒滴落在她的大腿 上。 嘀嘀嘀—— 「让开让开啊啊啊!!」。 我握着驾驶盘大吼着狂按喇叭,我正在被后面讨债公司追赶,在高速公路和 他们亡命飙车。 下一秒前面的车就被一阵撞击冲地七荤八素——因为我一不小心装上了前面 的面包车,3车追尾后我们都被卡在了路边动弹不得。 强行推开门,我跌跌撞撞地走向前面的车,脑子里满是死定了——无证驾驶, 还出了车祸,本来就负债多多,现在不是完了? 千万不能死啊,不然我下半辈子要在监狱里过了。 不管后面晕倒在车里的追兵,我哭丧着脸走到前面的面包车里,祈求着你们 不要死啊。 强行扒开了门,我看见了一车晕倒的人,看起来没事,因为车体完好,他们 脸上也没有血。不过有个女孩让我很在意——银色的长发凌乱地披散,侧着头瘫 软在座位上,像是睡着的娃娃一样,裸露的大腿和手臂白的耀眼,白丝紧贴着富 有弹性的大腿,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好美,简直和天使一样。 外国人吗?还是混血儿? 我呆呆地看着她,突然思考着这是一家人出游么?这几个大汉应该没事,这 个小女孩看起来很柔弱,如果出事了我赔不起啊。于是我摇晃起她的肩膀。

共8条数据 当前:1/8页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